天天更新小明发布看看天天更新小明发布看看

http://www.avventuramare.com/网站地图天天更新小明发布看看html天天更新小明发布看看

第五五九章人人如龍


小說:元始諸天天天更新小明发布看看  作者:棄還真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应! 元始諸天 /read/150919.html 全文阅读!求小說網,有求必应!
  ————
  “生而爲人,自當爲人!!”
  帝剛歌喃喃自語的咀嚼了片刻,面上忽然綻放一抹笑容,道:“道友的回答,真是妙啊,生而爲人,自當爲人,細品內中滋味,著實妙不可言。”
  這一番話卻將荀少彧的立場,鮮明的擺了出來,荀少彧此生既是人族,天生就是人族這一方陣營的。
  不可能因爲執掌昆侖玉虛宮,就將與人族的先天因果斬的一幹二淨,再也不爲人族之身,成爲所謂的不死神明,亦或是長生仙靈。
  “人王日理萬機,億萬兆人族多少事務等著人王處理,如今來吾這昆侖山,不會就只爲了問吾這一個問題吧?”荀少彧慢條斯理的斟上一杯陳釀,碧玉般的酒膏流動著玉質的光澤,沁人心脾的酒香讓人沈浸其中。
  “不行嗎?”帝剛歌攤手一笑,道:“道友現在可不是什麽小人物,昆侖玉虛宮掌教的身份,就是在先天大神通中都極具排面。”
  “有著元始大天尊在上,誰敢輕視道友,誰又敢無視道友的存在,無視道友這位玉虛掌教,可就是無視你身後的玉虛宮群仙,誰能有這等膽氣?”
  帝剛歌捏起一枚仙果,一口下去汁水爆滿,一絲絲靈機仙氣流逝,道:“況且,在這一方閻浮人間下棋的棋手雖多,可是每多上一位棋手,也算得上是一樁了不得的大事。”
  “尤其是道友執掌三寶玉如意這一宗元始證道之器,有著三寶玉如意這般重器在手,道友已經成爲閻浮人間四境的重量級棋手了。”
  “哦?”
  荀少彧啞然失笑,道:“吾怎麽不知,吾這位玉虛掌教突然如此重要,以至于能讓幾位聖皇聖帝勞心勞神的試探吾!”
  “這就叫一葉障目,道友在大昆侖山上參悟大道妙谛,自然不知道閻浮人間的亂象。你這位玉虛宮掌教的橫空出世,可是讓妖族、蠻族、龍族、鳳族等上一個時代的‘主角’們,對人族的警惕之心多了不知多少。”
  帝剛歌直言不諱,道:“畢竟,一位人族出身的玉虛掌教,這把目標太大,你說妖、蠻、龍、鳳會不會有顧慮?”
  “反正,要是知道玉虛掌教是妖、蠻、龍、鳳等出身,吾等人族也會有相同的顧慮,元始大天尊的態度是一方面,玉虛宮中的道藏又是一個方面。”
  “人王一語驚醒夢中人,還真是直白的……讓人不話可說,”荀少彧淡淡一笑,對于帝剛歌言語中突出玉虛宮重要性的話,俨然就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態度。
  “若非道友真的如此重要,吾又豈會被匆忙調回道境,要知道苦境之上的輪值人王,可是一元會一輪的。”
  帝剛歌似笑非笑,道:“要不是道友態度至關重要,吾也不會出現在大昆侖山,一位人族出身的玉虛宮掌教,本身什麽都不用做,就是對其他強族最大的威懾。”
  “人王一席話,可是讓吾受寵若驚,就連聖皇聖帝都注意到吾這等小人物,還能爲人族出一份力,自當不勝歡喜。”
  荀少彧幽幽道:“可是,吾這位玉虛宮掌教現在是朝不保夕,龍族大神通們正在躍躍欲試,等著回報昔年的因果。”
  “以吾現在的處境來看,就是什麽時候被五龍分屍都不奇怪,一位自身難保的玉虛掌教,想必也震懾不了其他強族的。”
  “道友莫憂,吾正是爲此事而來,玉虛宮與龍族的仇怨積累已久,此時正是一次大爆發,道友可是一步踏入了火坑裏。”
  “這當中的利害關系,不用吾點明,道友該知道的,也應該都知道了,吾這一趟昆侖之行,就是吾了解道友之厄而來。”
  帝剛歌搖了搖頭,這一位人王親入大昆侖玉虛宮,可不只是爲了試探荀少彧的態度,更是爲了荀少彧與龍族的因果。
  雖然荀少彧與龍族之間的角力,一般的大神通無從插手,可人族第一聖皇伏羲氏超乎‘混元無極’之上的易道修行,就連道門三清都自歎弗如,只在超脫宇宙玄黃的三大彼岸之下。
  如此驚人的易道修行,自是能在這一場大爭中騰挪一下手腳,元始大天尊不好親自出面提點荀少彧的,伏羲氏未嘗不能提點一二。
  以聖皇伏羲氏的大神通、大法力,縱然祂與‘混元無極’還有一線之差,也沒有人敢小看這位。何況這一位聖皇伏羲氏之上,還有一位大地之母女娲氏的身影。
  羲皇、娲皇這二位聯手,對于任何人的威懾都是一加一大于二,在沒有觸及根本的前提下,沒有人會去試圖挑釁這二位的底線。
  “是嗎?”荀少彧淡淡一笑,對帝剛歌所說的話至多信了三分,面上依舊不動聲色,等著帝剛歌的後續。
  帝剛歌感歎道:“道友與龍族的因果,吾也是知道一二的,當初就是吾警示道友,才讓道友免于那頭道果級蛟龍的糾纏。”
  “人王昔年警示,少彧銘感五內,一刻不敢忘,”荀少彧神容一正,直接拱手一禮,再次開口謝過當初人王援手。
  這是一份救命的情分,荀少彧能走到今時今日,固然有祂的一份氣運,但恩怨分明這一點,也占了極大的比重。
  “道友切勿誤會,吾這一趟昆侖之行,可不是討要當初的那一份人情來的,吾人族與龍族雖井水不犯河水,但龍族想要殘害吾人族俊傑,吾身爲人族聖王焉能坐視不理。”
  見著荀少彧鄭重其事的神色,帝剛歌蹙了蹙眉,語氣深沈道:“吾人族英傑如何,還輪不到龍族來指手劃腳。”
  人族作爲當代的主角,與這些前代主角們的關系十分微妙,但有一點卻是一定的。身爲當代主角的人族,與前代主角們絕非表現的一般和睦,彼此之間利益糾纏,大多時候都是面和心不和。
  “哪怕,是那一位祖龍的意志,也不能改變人族諸位大神通的態度?”荀少彧嘴角上揚,帶著一抹譏诮意味。
  祖龍!
  在荀少彧提到那一尊禁忌之後,帝剛歌的面色微微一沈,毫不猶豫道:“無論是誰,都不能動搖吾人族根基。”
  誰能想象到,龍族鼎鼎大名的始祖二龍之一的祖龍,竟然會投身人族之中,成就了開一代先河,遠邁七十二聖王的不世基業,幾乎鯨吞了人族大半的根基。
  要不是道門、佛門、魔門等大勢力,不願看到祖龍借殼上市,以龍族取代人族大興,只怕祖龍真能李代桃僵,篡奪人族大氣運化爲龍庭大運。
  便是最終失之毫厘,功敗垂成,致使祖龍開辟的仙秦二世而亡,可這一位祖龍的存在,也生生的烙印在了人道之上,只要人道存在一日,祖龍留下的痕迹就永遠不會消失。
  而荀少彧的那一點靈光去處,亦是與祖龍有關聯,元始天尊與燭龍大神間的博弈,正是以那一位氣蓋八荒的人物爲起點,一點點展開宏偉棋局。
  在龍族始祖二龍中,始龍與元始大天尊論道,讓大天尊無心他顧,而荀少彧真正要面對的,是來自祖龍這一方的恐怖惡意。
  見著荀少彧不置可否的態度,帝剛歌歎了一口氣,道:“功蓋三皇,德昭五帝,祖龍的氣魄太大了,大到沒有人能容得下這位始皇帝,不僅三皇不能容,五帝也不能容。”
  帝剛歌也不意外荀少彧談及祖龍,談及那一位人族中最大的禁忌人物,以荀少彧玉虛宮掌教的身份,這也不是什麽不能言說的秘密。
  “竟有如此大的決心,祖龍到底是一位‘混元無極’,人族真能下定決心,拒絕一位‘混元無極’者的‘善意’?”
  荀少彧笑了笑,反而試探起了帝剛歌,乃至人族三皇五帝們的態度,這一點對荀少彧至關重要,是祂能一舉翻盤的關鍵所在。
  人族三皇五帝的忍耐力的有限度的,祖龍的霸道一次次觸及了三皇五帝的底線,終究是會引來一次全面的反彈,這是無可避免的矛盾。
  “祖龍做的太過了,祂若只是爲了龍族分潤一些氣運,諸位聖皇聖帝看在祖龍開拓人道的份上,未必會斤斤計較。”
  帝剛歌嘿然一笑,道:“可是,祖龍的心思太大了,什麽‘人人如龍’,什麽‘人道龍庭’,這是要以人代龍啊!”
  荀少彧了然的點了點頭,道:“看來,祖龍‘以龍代人’的心思,已經到了人族諸位大神通,都容納不了的地步。”
  由于那一點靈光是荀少彧根本所化,縱然相距著無窮世界,只要那冥冥之中的一絲聯系仍在,荀少彧仍能知道那一點靈光的處境。
  仙秦之世以人道統禦一切,將人道走到了極致,所謂的人道龍氣就是始皇帝開辟的道路,‘人人如龍’之說絕不是虛妄。
  可是祖龍之所以鼓吹‘人人如龍’,是因爲祂本身就是萬龍之祖,‘人人如龍’對祂來說只有好處,沒有絲毫的壞處,可若是人族都成了龍族的一部分,人族也就不是人族了。
  只此一點,可是觸及了所有人族大神通的底線,對一尊‘混元無極’的善意,沒有人會去拒絕。可是倘若那一份善意,超過了應該有的界限,沒有任何一位人族大神通會容忍退讓。
  雖然任何一個時代主角,都會盡力將上一代主角納爲己用,一如妖族妖帝轉劫爲人族帝俊,鳳族大神通轉劫爲人族黑帝。
  只是,這些都在人族的接受範圍之內,而祖龍的做所作爲,不要說是人族本身,就連妖族、蠻族等上代主角都不會容許。
  就算祖龍證就‘混元無極’之道,是宇宙玄黃之間的執棋者,但卻是一個舉目皆敵。除了龍族本身以外,所有大神通都不會允許龍族再起波瀾。
  只要祖龍不放棄‘人人如龍’的宏願,仙秦注定會舉步維艱,就是再強勢的仙朝,也經不起衆多大神通的敵視。
  而荀少彧代表道門闡教與龍族了結因果,則成了衆位大神通們入局的契機,只要祖龍一方露出破綻,就不要怪衆位大神通落井下石。
  這些心思須臾之間,一一在荀少彧的心頭轉過,荀少彧隨即不緊不慢道:“人王此來,不會只是與吾講這些陳年舊事的吧?”
  祖龍開辟的仙秦確實讓人族大神通們如鲠在喉,可是仙秦說到底也是人族勢力之,祖龍亦是當世‘混元無極’之一。就是仙秦‘人人如龍’的宏願,讓大神通們忌憚不已,可沒有看得到摸得著的利益,誰也不願正面試一試祖龍的霸道。
  荀少彧不信人族三皇五帝,就是因爲祖龍的立場問題,便在龍族與道門闡教兩方博弈中,毅然決然的站在道門闡教的一方。
  帝剛歌沈吟了一會兒,道:“道友是根正苗紅的人族,不是半路從其他種族轉投而來的,對道友的立場,諸位聖皇聖帝都極爲放心,都知道友不會損害人族利益。”
  “而祖龍則截然不同,祂到底是龍族始祖之身,與吾人族終歸是不能一條心,其心機更是讓人琢磨不透,動機多有讓人存疑的地方。”
  不待帝剛歌開口,荀少彧就點明了帝剛歌遮遮掩掩的意圖,道:“所以,衆位大神通在聽說了吾道門闡教與龍族的這一局博弈時,諸位想要在吾身上加兩注,爲仙秦的轟然倒塌出一份力?”
  “然也,”帝剛歌雖不滿荀少彧的直白,可是在二者目光一觸之後,或是感受到荀少彧言語中的堅決,眸子微微一凝,語氣中帶著幾分果斷。
  “祖龍可以開辟皇帝之位,以此開辟龍庭之道,這些都在吾等的容忍之內,可是祖龍重龍輕人,卻是吾等萬萬所不能容。”
  “仙秦之強,是基于龍族底蘊之強,如此方能與各大勢力比肩。而仙秦之勢,則是基于人族鼎盛之勢,借著人族大運無往不利,可是這一份鼎盛之勢,人族不能讓龍族毫無節制的消耗。”
  “如此看來,吾的這一局棋,還沒開始下就先贏半手了。”聽著帝剛歌以及諸位聖皇聖帝對祖龍的顧慮,荀少彧面上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。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应! 元始諸天最新章节 /read/150919.html ,欢迎收藏!求小說網,有求必应!